( ´艸`)

沉迷冷cp综合症

真的是包场的节奏,全程就我们三个人,两个人嚼薯片然后“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山下智久真帅咔嚓咔嚓”
直到——
乔飞一脸暧昧的摸李浩铭脸……
我基友:“妈耶这是哪里来的bl线!!!”
我:“我觉得我有新cp可以磕了^_^ ”
也不知道后排的我爸听不听得懂我俩说的话……
然而最后居然是bl常用狗血be——女主死了,两人因女主的死而产生隔阂……(乱想)
理性讨论这部影片还是不错的,至少颜值都很OK ,长台词也不会特别尬,题材也是我喜欢的类型,反转设定也很有趣。
大概八分左右?
拿来打发时间挺合适的
大概这是唯一一部我跟基友两个都不想反派被抓到的电影

幻幻生日快乐!
成为幻吹的第一步!
(然而时间太紧来不及细化……)

知乎体/当你发现你的好基友的隐藏属性的心情

☆ooc严重,私设有

☆给萌冷cp的自己喂粮

☆小学生文笔,逻辑废

关西黑巧克力   
高中生侦探

首先,谢邀。

我的好基友他在我心目中其实是男神般的人物,他帅
气,聪慧,沉稳,还很温柔,只是有的时候嘴巴毒了
点……还有,他和我一样,是个高中生侦探,只是稍微比我Low那么一点点。不仅如此,他简直就是人生赢家,和我一样优秀,富二代,爸妈都很6的那种,还有一个温柔贤惠的青梅竹马……
然后,
他出柜了。
我不介意他出柜。毕竟很多男的也喜欢他。
好吧其实这不是重点。
重点是在他带他的小男友来见家长……呸,见我们时,他傲娇的告白。
我从来不知道他有傲娇这个属性,但是现在我知道了。
我的心情大概就是一句猫猫碰吧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看到评论区里的求故事,我就勉为其难的写一下吧。还有,那个猜我是关西超帅的那个啥的,你猜对了,我就是关西超帅的那个啥_(•̀ω•́ 」∠)_
其实他公开出柜加介绍男友是在一个饭局上,我后来才知道,那饭局就是他男友为了讨好我们这些娘家人请的。
说是娘家人,其实都是他的一些好朋友们,他爸妈还在环球旅行,没来得及赶回来。
本来大家都是以好朋友的身份吃吃饭,喝喝酒。然后他们都喝高了。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们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。
前面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的大冒险。
他抽到的大冒险是“壁咚自己的男(女)朋友并告白”
由于他的青梅在前段时间爱上了另一个妹子,所以大家都默认他是单身,就将大冒险改为“壁咚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并告白”
我满心期待着他走到我面前,其他在场的单身男女性也是,所以场上火药味超级浓,可是他硬是没感觉到……
然后,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将那个兔崽子拉起来推到墙上,红着脸伸出手将他禁锢在墙上,偏过头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:“我喜欢你。”
……猫猫碰。
我保证我听到了在场所有单身男性和女性心碎的声音,包括我自己。
然后,那个衣冠禽兽,他,把我好基友抱进他怀里,亲了一下他的额头。好基友他娇!羞!的把头埋进了那个禽兽怀里,用小拳拳锤了一下墙。最主要的是那个禽兽,他向我们露出了一个得瑟的微笑,无比的心机。
我.日.你奶奶.个腿!
笑毛笑!我当时差点就忍不住提着我的40米长刀上去砍了他,还好旁边有人拉住了我。
劳资宠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就这样被那个禽兽糟蹋了!我吃柠檬!
但是我感受到了比我还强烈的杀气。特别是那个金发公安和FBI,都要化成实质了都。
后来那个禽兽被灌了很多酒,结果又让他借机吃了好基友的豆腐……那些个灌他酒的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反正最后的最后,就是我在悲痛中被塞了一嘴的狗粮。
问禽兽的妹子,我只能说,他是一个长得还不错的英国海归富二代,也是一个侦探,平时就仗着好基友和他喜欢的侦探相同就往好基友身边凑。大家平时都说他有绅士风度,我倒不觉得,他就是一个用微笑来掩盖他真实目的,用颜值来迷惑他人的禽兽!
要说我为什么一直喊他禽兽,有妹子问我是不是嫉妒他,科科。

我好基友他未!成!年!啊混蛋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于20:15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小透明瞎写一通,希望有人喜欢吧。

YES or NO

☆大学设定
☆ooc超严重,bug多
☆双向暗恋
☆小学生文笔
☆给萌冷cp的自己喂粮
        午后的阳光闲适而慵懒,像一张金黄的大网缚住了整个校园,让这些复古英伦风的建筑物更富韵味。这时候的校园理应是安静的,可学生会办公楼三楼传来的一阵声势浩大的敲门声打破了宁静。
       "白马!开一下门!"门外的人正焦急的拍打着副会长办公室的门,他时不时的看向楼梯处,而在下一层楼,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来:"工藤学长,别躲了,你逃不掉的……"
        这时,门开了。白马看着工藤风一般冲进了办公室,又转身将自己压在了门板上。
        眼前的人喘着气,衣服罕见的有些凌乱,他的额上沁出少许汗珠,深遂的蓝眸闪烁出慌张的神色。他伸出手来,像是要拥抱白马----
        "咕咚"白马听见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,他看见那人的手越过自己,将门反锁。门外的女孩嘀咕了一声:"人呢?刚才还听到声响呢,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……"人渐渐的走远了。
        门内,工藤舒了一口气,疲惫的将脑袋靠在白马肩上:"得救了……谢谢啦,白马。"他看起来像刚解决了一个超恶劣的连环杀人案,累到不行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"发生了什么?"
       "你还记得那个'工藤会长后援会'吗?"
       "记得啊,你不是一向不关心这些吗,怎么了?"
       "那些女孩子,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,到处逮我,跑都跑不掉,居然还有些男的跑来厕所堵我……诶不是我说啊,这会我虽然不管,但还是知道点,以前都只是些女生,现在混进来好多男人……"工藤不顾形象的瘫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,絮絮叨叨的抱怨着自己的遭遇,像是黄少天附身。
        白马则将冲好的咖啡递到工藤手上,坐在他身边,低头抿了一口红茶,眼神温柔:"工藤,你还没意识到吗,这个会的目的。"
       "目的?是什么?"
       "一大群女生团结起来追你。"虽然我觉得一个人行动比较好。
       "也就是说现在我只能通过交个女朋友来解决问题了吧,可是我现在还不想交女朋友……"
       "那交个男朋友怎么样?(^_^)"
       "白马你别逗我了 ,再说兰她……唔!"
        白马在他提到兰时脸黑了一瞬,夺过工藤的咖啡杯便堵上了他的嘴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的唇瓣摩擦着,白马将杯子放下,捧着工藤的脸,加深了这个吻。白马掠夺着工藤口中的空气和津液,暗红色的眼眸温柔的快要滴出水来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两人终于分开。
        工藤白皙的脸此时布满红霞,他气喘吁吁的靠在沙发上,问道:"白马,你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"
        "还看不出来?"白马低头蜻蜓点水般触了一下他的唇。
        "考虑一下我吧,新一君。"
        "……你什么时候……"
        "什么时候不重要 ,回答我,yes  or  no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时的气氛突然严肃起来,工藤看见细碎的阳光将白马俊美的脸庞蒙上一层金纱,像是古典油画里的遗世伯爵,他的眉眼如画,唇边勾起一抹笑容,温柔的眼眸映出自己的模样,在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"……yes."